熱盼十余年,終于迎“蝶變”新生 ——閔行顓橋老街舊區改造紀實
( 2019年12月1日 09 : 29 )

來源:解放日報


  “每到雨天,屋外大雨,屋內小雨,家里擺滿了大桶小盆。現在終于盼到了好日子!”近期,在顓橋老街剩余地塊舊改征收綜合大廳簽約現場,77歲的劉老伯和家人一起完成了選房簽約。

  據統計,從10月25日啟動選房簽約,到11月2日21時,顓橋老街三期舊改地塊共有1475戶完成了簽約,地塊簽約率達93.77%,遠遠超過了85%。近日,閔行區領導來到顓橋老街舊改現場,宣布顓橋老街剩余地塊舊改征收簽約協議生效,這也標志著閔行區目前單體最大的舊區改造項目正式啟動。

  在百姓的熱切期盼和各方持續十多年的努力下,有著百余年歷史的顓橋老街終于將迎來“蝶變”新生。

  百年老街上的日子

  吃完午飯,安頓好老母親,40歲的眭慶又出門了,“這一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去舊改大廳報到,看有沒有什么好消息”。

  他所期盼的“好消息”,是希望自家能通過“居住困難戶”認定。原來,自出生以來,他就一直生活在老街上,迄今和父母、姐姐、兩個外甥六口人蝸居在46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如果能被認定為“居困戶”,眭家有望拿到兩套小房子,屆時一家人的居住條件就可以大大改善。

  眭慶帶我們去參觀他家。來到一片老宅前,穿過一條昏暗的、只容一人通過的小弄堂,進到了他家小院子。說是小院子,其實只有一張長桌大小,頂上蒙著一層塑料膜。“一到下雨天,上面嘩啦啦往下倒水,地上全是積水。”說著這些,眭慶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平時,快遞小哥都很難找到我家,每次只能自己跑出去取件”。

  剛完成簽約的劉老伯眼含不舍,但更多是激動與向往。他告訴記者,他曾與兄弟姐妹一同生活在顓橋老街,5戶人居住在僅4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衛生間還是兄弟姐妹騰出一個角落建起來的,每天排隊使用一個衛生間,晚上洗澡一個個輪下去,往往耽誤到很晚。那時我們就想,要是哪天有了寬敞的大房子,該有多好……”

  “其實,早在2002年前后,顓橋鎮就醞釀啟動了老街地塊改造,希望能早日改善百姓居住條件。”顓橋鎮副鎮長王學政告訴記者,顓橋老街改造難度大、歷史跨度長,如今,距離一期改造已過去16年,剩余的三期地塊是“大頭”,也是難點,占地238畝,有常住人口6000余人,涉及居住房屋1573證(戶),整個地塊的房屋建造年代從清末民初一直持續到近年,存在危舊房屋多、環境臟亂差、防汛壓力大、社會治理難等一系列問題,居民要求老街改造的愿望十分迫切。

  回應百姓改善居住的強烈呼聲,順應城市更新的時代需求,同時解決當初老街“毛地出讓”的歷史遺留問題——這兩年,在閔行區委、區政府的領導下,顓橋鎮黨委、政府勇于擔當,決心全面啟動老街三期改造工作,方案在2018年上半年的閔行區區政府常務會議上得到審議和通過。

  今年3月,老街改造啟動第一輪意愿征詢,同意率達到了98.85%,居民期盼改善居住條件的迫切心由此可見一斑。

  困難重重的改造路

  然而,進入第二輪帶方案協議征詢,一個又一個實際難題浮出水面。

  老街上的房屋權屬類型多,情況十分復雜。據介紹,在230多畝的老街三期地塊上,既有農村宅基地,又有國有土地商品房和直管公房,還有眾多企事業單位,既有居民,又有非居,既有成套,又有非成套,不同性質房屋互相混雜。這些房屋,最小面積只有3.75平方米,最大面積270平方米,實際居住人群80歲以上近300人,殘疾人士有120人,不少居民居住十分困難。這些情況,給征收補償方案的制訂帶來很大難度。

  于是,從絕大多數居民的利益出發,閔行區房屋征收部門和顓橋鎮多次去黃浦區、楊浦區考察學習,并根據摸底調查充分分析各種房屋類型的具體情況,請來各類專家幫助一起“開門做方案”,補償方案修改達到100余稿,并一次次召開座談聽證聽取群眾意見,盡可能保障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的合法權益,為房屋征收工作快速、平穩、健康、有序推進打好基礎。

  針對分散在老街上的何家宅、周家宅等4處文保建筑,顓橋鎮則向文保等相關部門提出申請,將它們遷移到一處進行集中保護,并打造歷史記憶傳承景點。

  而更難的,則是開發資金的平衡問題。據了解,2002年,該地塊改造采取的是“毛地出讓”方式,一期開發了30畝地塊,建成一個商品房小區,動遷安置大約150戶老街居民,但之后,由于原約定和后增加的動遷包干費均不能覆蓋快速增長的實際動遷成本,導致二期、三期的動遷延遲,整個地塊上“好肉吃完了”,但大部分老百姓還住在里面,居住條件差,卻得不到改善。十余年一晃過去,三期地塊成了越來越難啃的“硬骨頭”。

  考慮到民生矛盾日益突出,城市更新迫在眉睫,而市里毛地出讓優惠政策窗口期即將關閉,2017年起,顓橋鎮本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引入專業律師團隊的力量,與開發商進行重新協商,創新提出“二次評估,二次結算”原則,以“無限接近市場出讓價”,由開發商先行支付預評估動遷包干費,形成凈地交付前,再根據周邊土地出讓價格對此時樓板價進行評估,并將這一評估結果作為雙方動遷包干費用的最終結算結果。

  根據約定,老街三期地塊一旦簽約率達到85%,開發商就將先行支付大約40億元的初評估動遷包干費用。結合當前的房地產形勢,開發商初步判斷顓橋老街項目利潤在可控范圍內。由此,各方終于找到了一個利益平衡點。

  根據前期摸底,90%以上的老街居民希望拿房安置。為此,顓橋鎮自行籌措了2667套房源,基本可以滿足1570多戶安置戶的需求,這些房源分布在全鎮的8個小區,既有現房,也有期房,小套面積在58平方米,大套則在130多平方米。房源的位置、大小、房型等選擇權,全都交給老百姓自己。

  最關鍵是讓百姓滿意

  記者發現,在老街改造工作的每個環節中,顓橋鎮都努力把“公開、公平、公正”做到更好。比如,居民前來簽約,全部由電子簽約系統根據政策標準自動計算,生成文本,既做到了沒有人為干預,也確保時刻留痕。在舊改公示大廳里,安置了三個電子查詢系統,居民可以隨時過來,點擊查詢每戶人家的房屋情況和補償方案,進行監督。

  不僅如此,老街改造指揮部的所有工作人員,也都提前進行了自身居住情況申報,凡是家里在老街有房屋的,都要公開詳細情況,接受各方監督。

  老街改造,關鍵是讓百姓滿意。但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記者在老街走訪時,在一個弄堂里遇到幾位征收補償工作人員,據說他們已經上門好多次,此番仍是苦口婆心解釋征收補償方案,但對方還是充滿抵觸情緒。“有的人家三口甚至多口人居住在僅不到10平方米的房屋中,他們寄希望于通過這次動遷大幅改善家庭生活,期望值普遍偏高。”一位居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為了做通這些居民的思想工作,他們只能一次次上門,講政策、講形勢、講實情,逐步打消一些不切合實際的想法。

  “舊改大廳原來是我們兒時常去的顓橋電影院,前幾年電影《乘風破浪》還曾在這里取景拍攝過。”對未來滿懷憧憬的眭慶,說起老街上的點點滴滴十分不舍。而根據規劃,不久的將來,他們生活過的這片百年老街,將升級為產城融合的生態居住區。


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连码专家六俏复式网址